一种无从躲避的感觉

- 编辑:admin -

一种无从躲避的感觉

“不过如此,天道今日我就打破你,让这个世界成为我为主神赠送的贺礼!!!”说罢座下赤兔猛然加速朝着天空中的巨眼奔驰而去。
 
    手中的方天画戟在这一刻绽放出的光华闪耀在天地之间,天上的巨眼竟然有一种无从躲避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不对,我为什么要躲避,你敢对我不敬,信不信我毁了这方世界,反正对我来说,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重塑的世界,但对你们来说这会是灭顶之灾!”
 
    天道的巨眼之中似乎有着恐惧,但对吕布的攻击行为他并不在意,他在意的是吕布说的话用这个世界来作为主神的贺礼,主神是谁还用说吗?除了之前的杨威,还能是谁。
 
    既然他们想要的是这个世界那或许可以谈谈,果然这话说出来之后吕布只能收手了,他有把握可以打碎那只眼睛,但如果对方硬要毁掉这个世界的话,他也阻止不了啊。
 
    “你们究竟是谁,从何而来,目的是什么,为什么一直要跟我过不去。”天道一连发出了好几个问题,在他看来杨威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对自己不利的,篡改剧情之后这个世界的发展正在朝着未知“不过如此,天道今日我就打破你,让这个世界成为我为主神赠送的贺礼!!!”说罢座下赤兔猛然加速朝着天空中的巨眼奔驰而去。
 
    手中的方天画戟在这一刻绽放出的光华闪耀在天地之间,天上的巨眼竟然有一种无从躲避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不对,我为什么要躲避,你敢对我不敬,信不信我毁了这方世界,反正对我来说,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重塑的世界,但对你们来说这会是灭顶之灾!”
 
    天道的巨眼之中似乎有着恐惧,但对吕布的攻击行为他并不在意,他在意的是吕布说的话用这个世界来作为主神的贺礼,主神是谁还用说吗?除了之前的杨威,还能是谁。
 
    既然他们想要的是这个世界那或许可以谈谈,果然这话说出来之后吕布只能收手了,他有把握可以打碎那只眼睛,但如果对方硬要毁掉这个世界的话,他也阻止不了啊。
 
    “你们究竟是谁,从何而来,目的是什么,为什么一直要跟我过不去。”天道一连发出了好几个问题,在他看来杨威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对自己不利的,篡改剧情之后这个世界的发展正在朝着未知的方向去发展,尽管他是这个世界的天道,但芸芸众生还是影响着他,哪怕是他想要改变什么事情,也需要花费很大的努力,如果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毁掉这个世界让一切都重启的话,对他的伤害也是很大的,相反如果是割裂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跟他分离出来的话,对他虽然也还是有伤害,但绝不会太大。
 
    “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,简单的说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些人我看上了,所以我来拿,不过就算你毁掉这个世界老实说对我也没什么影响,一旦这个世界再次重塑,我想来的时候还是会随时过来,只要我没拿到我想要的,我就会一直去找,不用怀疑我的能力。
 
    杨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出来了,站在吕布的身后,不论是吕布还是这个世界的天道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,直到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才发现他来了。
 
    ”主神大人,让您失望了,我这就去解决它!“对自己都这么久了还没搞定这个天道吕布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,要是换了别人来,估计这个天道已经被干趴下了,哪里还能在这里谈条件。
 
    杨威却先一步拦住了吕布说:”行了,你的心我已经知道了,这里的事情你先不用管,去下面把大宋给我全面占领,还有其他的国家能打下多少就打下多少,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。“
 
    吕布听从了杨威的话,带着李渊和自己的大军从南诏国撤离朝着大宋的边境冲去,在并州狼骑的大军压境下,武备松弛的大宋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敌手,所以杨威根本不担心他们的行动,而天道现在即便想要去管也不可能了,杨威就在这里,他根本不敢动。
 
    杨威:“你看,上次我就放过你了,都没去找你的麻烦,只是想要改变一些事情,可是你又出来了,这是要跟我作对啊,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吧。”
 
    
    杨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出来了,站在吕布的身后,不论是吕布还是这个世界的天道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,直到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才发现他来了。
 
    ”主神大人,让您失望了,我这就去解决它!“对自己都这么久了还没搞定这个天道吕布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,要是换了别人来,估计这个天道已经被干趴下了,哪里还能在这里谈条件。
 
    杨威却先一步拦住了吕布说:”行了,你的心我已经知道了,这里的事情你先不用管,去下面把大宋给我全面占领,还有其他的国家能打下多少就打下多少,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。“
 
    吕布听从了杨威的话,带着李渊和自己的大军从南诏国撤离朝着大宋的边境冲去,在并州狼骑的大军压境下,武备松弛的大宋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敌手,所以杨威根本不担心他们的行动,而天道现在即便想要去管也不可能了,杨威就在这里,他根本不敢动。
 
    杨威:“你看,上次我就放过你了,都没去找你的麻烦,只是想要改变一些事情,可是你又出来了,这是要跟我作对啊,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吧。”
 
   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