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在考虑

- 编辑:admin -

他在考虑

杨威在打主意的时候,一边的酒剑仙也把眼光放在了他的身上,一个域外天魔?虽然他感觉不到杨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师兄是不会看错的,那么就是这个域外天魔的实力太高,所以他看不出了,这也是为什么他没动手的原因。
 
    “逍遥,这是你的朋友?”酒剑仙看着杨威,然后对李逍遥问道。
 
    “师父,这是我杨威杨大哥,要不是他我还不知道灵儿已经怀孕了,更加不可能知道我中了忘忧蛊结果忘记了跟灵儿之间的婚事,这次灵儿被误会抓了起来,也多亏了杨大哥才能救出来,说起来要是没有杨大哥,恐怕现在我已经···。”
 
    李逍遥说的倒是让酒剑仙一阵诧异,李逍遥中了忘忧蛊这件事他是真不知道,什么时候结了婚了?还有了孩子了,这也太快了吧,感觉好像自己已经经历了一个世纪一样。
 
    “等等,你让我捋一捋····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结婚了,和这位赵灵儿结婚之后,你中了忘忧蛊又忘记了,那你怎么跟她在一起?”李逍遥说的颠三倒四,酒剑仙也是听得乱七八糟。
 
    “这就要从灵儿的身份说起了,灵儿是南诏国的公主,现在南诏国被拜月教主把持了,巫王危在旦夕所以灵儿回去是希望可以拯救南诏国的,我就是护送灵儿去南诏国的。”
 
    李逍遥的解释让酒剑仙明白了事情的始末,但杨威是怎么回事,他还是没有明白,看向杨威问道:“域外天魔,能说说你的事情吗?你似乎知道很多事情?”
 
    杨威对酒剑仙的感官还是不错的,不过对于域外天魔这个被这方世界的天道强加的称号,他是不愿意接受的。
 
    杨威随意的说到:“域外天魔这个称号我并不喜欢,从另一个世界而来,在另一个世界我就是神,你们的事情我当然知道,要知道在我的世界我可是把你们的事情制作成了一个游戏,让人们在幻境之中体验扮演你们的人生呢。”
 
    李逍遥和赵灵儿惊讶的看着杨威,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而酒剑仙则皱眉,这样的话他们的人生岂不是全都被眼前这个人知道了,命运被人既定是一种什么感受?而且还有人去体验他们的人生,这就好像完全没有私密被人看通透了一样。
 
    酒剑仙皱着眉说:“你的意思是我们的事情你全都知道,包括之后逍遥跟灵儿去南诏国之后的事情?”
 
    杨威点点头说:“没错,我全都知道,而且之前要不是我插手,这个时候灵儿已经和李逍遥分开了,而李逍遥也不可能解开忘忧蛊,而你们蜀山更会害死林月如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,所以我改变了,结果你们的天道觉得我更改了这个世界的既定命运,就想要铲除我,只可惜他的天劫对我不起作用,想要引动蜀山这把刀来对付我,目前看来是没戏了。”
 
    杨威说出来的话对酒剑仙还有李逍遥等人是一个巨大的冲击,因为这就好像是告诉他们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既定的事实,他们只不过是被人操控的一群玩偶而已。
 
    “这不可能,我不相信。”李逍遥首先摇头表示自己不相信,表现的显得尤为激烈,如果一切都是既定的那么他现在经历的又算什么?
 
    看着李逍遥不相信的样子,杨威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反而走到了他的面前继续说:“逍遥,你是这个世界的核心,可以说因为有了你才有了这个世界,你是这个世界绝对的主角,不然你认为酒剑仙为什么会教你御剑术,难道是因为爱和责任吗?
 
    难道你以为一壶酒就能学到蜀山派的绝学吗?酒剑仙你自己也想一想,当时你是不是稀里糊涂的就把御剑术教了?你觉得你自己是那种为了酒就教一个陌生人武功的人吗?难道你自己心里都没有一点点的揣测?”
 
    酒剑仙显得有些迷惘,当时为什么会去客栈喝酒,为什么要传李逍遥御剑术,这些之前他以为是缘分,可是细细想来却显得很诡异,当时似乎是有一个意念在告诉自己这么去做一样。
 
    “不行,师兄!”酒剑仙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立刻离开前往剑圣所在的宫殿去了。
 
    他想到了之前自己的师兄就是对付的杨威,这样说来天道分明就是利用了剑圣去做铲除杨威的事情,但杨威现在完好无损,如果天道等下还是要让剑圣来杀杨威的话····。
 
    如果事情都像是杨威那样说的,他是一个神的话,那么蜀山还真没有能力去抗衡。
 
    只可惜酒剑仙还是去的有些晚了,剑圣已经察觉到了不妥,回到宫殿之后直接把自己锁了起来,想到差点因为这个利用杀掉了故人之女,他就决定用这种方式抗争。
 
    “师兄你这是干什么?快解开啊,刚刚杨威告诉了我一些事情,现在你很危险。”酒剑仙看到的是剑圣居然用锁链捆绑住了自己。
 
    “蜀山山门已经毁了,之前的天剑让我得窥更高的境界,但我察觉到这其中有蹊跷,我的某个时间段好像不见了,所以我打算用锁链锁住自己看看,或许能让我看清真相,钟师弟,带着李逍遥跟在杨威的身边,或许他会是蜀山的希望。”
 
 第233章选择
 
    剑圣一个人坐在锁妖塔的盘龙柱上,身上铁链环绕,房间那里的不过是他留下的傀儡而已用来传信的。
 
    环顾着四周的化妖池水,独孤剑圣开口说道:“走吧,带着蜀山其他的人一起现在山门以毁,门人留在这里也毫无意义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被人控制,现在我将自己锁在锁妖塔内,一来是为守护锁妖塔不让魔界侵蚀,二来是为了锁住我自己,一旦我真的被人控制了,我也出不去,带着他们离开蜀山,没有确定安全之前不要回来。”
 
    “师兄,我们一起走吧,蜀山没有你是不行的。”酒剑仙没想到在房间里的居然是一个傀儡,听到他居然才锁妖塔之后立刻破门而入,看到的果然个傀儡。
 
    “你可以的,守护蜀山派的重任就交给你了,走吧,锁妖塔已经被我关闭了。”剑圣说完之后,那傀儡直接消散了。
 
    很显然,对于自己的情况,独孤剑圣并非一无所知,心中有怀疑的情况下果断的锁住了自己,想要看看究竟自己是不是受别人影响,或者干脆就是有人能够操控自己。
 
    无论酒剑仙再怎么劝说独孤剑圣都一意孤行,对于独孤剑圣来说,自古正邪不两立让他投靠杨威这个域外天魔他做不到,但宗门传承决不能被外人把持,他又害怕自己被人控制这样蜀山就落入旁人之手,于是很自然地杨威就变成了现在唯一的依靠。
 
    在接下来的对抗中,倘若他侥幸不死,自然可以招回酒剑仙和李逍遥,退一步说他死了或者被人控制了,起码蜀山派已经被他托付给了酒剑仙和李逍遥,以刚刚那个域外天魔也就是杨威对李逍遥的照顾程度来看,总不会放任不管的,最重要的是关押赵灵儿在锁妖塔之中,尤其是在赵灵儿怀这身孕的时候,他的心很不安,这也算是一种赎罪。
 
    酒剑仙眼睛有些发红的回到了李逍遥的身边,其他的弟子也被他召集到了一起,在说完了掌门的决定之后,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,但酒剑仙是不会骗人的,已经拿到了掌门信物的酒剑仙成了代理掌门。
 
    “这也是既定命运吗?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?”酒剑仙来到杨威的面前问道。
 
    杨威看着酒剑仙手中的信物,笑了一下说:“恰恰相反,这就是我干涉的结果,否则锁妖塔已经毁掉了,又怎么可能让他在里面忏悔,你该感谢我才对,在他作对的第一时间没有把他干掉。”
 
    杨威当然是干不掉这个家伙了,那集合着众生意念还有蜀山名望信念天道意志的一剑,杨威很明白,以现在自己的能力还扛不住,不过样子还是要装的,接下来就是怎么把这个世界的人从天道的掌控之中脱离出来,信仰这个东西即好又坏,好的是只要世界生灵不灭绝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汇聚而来,生灵越多,集合的力量就越大。
 
    缺点却是当生灵对神灵或者世界的意志产生误解和厌弃的时候,伤害也是同样的巨大,甚至有些信仰成神的家伙会因此陨落,杨威并不了解其中的奥秘,不过他知道该如何夺取一个世界,就像之前的水浒世界一样,打断剧情的衔接彻底让剧情崩溃就行了,现在都这样了,剧情显然是修复不了了。
 
    之前曾经在水浒世界试验过,当所有的一切都跟剧情相违背的时候,位面会主动将这个世界放弃重新发展出另一个剧情世界来,而正是这一点让杨威有机可乘,水浒传就是这么到手上来的。
 
    “这么说其实一切都是你带来的,如果没有你的话,师兄也不会被控制,现在也不会自锁在锁妖塔之中!”酒剑仙终于明白了,一切的源头都是在杨威的身上,这一刻杀机涌现,如果杀掉杨威会不会让一切归于平静呢?他在考虑。
 
    杨威敏锐的感觉到了他的杀气,也很轻松的就想到了为什么会这样,只见他连动都没动天空中却降下了一道天火,正是法师技能灭天火,这个技能除了威力巨大之外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功能,那就是耗蓝,而在这个世界蓝就是法力,酒剑仙感觉到来自天空的袭击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手中的飞剑飞射而出,带着一道犀利的剑芒飞向了灭天火,满以为天空中的火球会被劈成两半,但他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剑芒竟然被消融了,而灭天火去势不减的降落在了酒剑仙的身上。
 
    灭天火附着在了酒
    李逍遥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和杨威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他绝不想他们发生冲突,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杨威叹了口气说:“不要对我抱有敌意,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。
 
    能让你了解这些事情,已经很给你面子了,你竟然会想到杀了我就会让世界恢复平静?真是可笑,你们原本就是虚幻的,是我的存在让你们变得真实。
 
    如果我死了,为了让你们甚至让这个世界忘却我的存在,这个世界会被重启,重启你知道吗?就是所有的一切都归于虚无,然后出现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你,你所经历的事情全都经历一遍,那个你会替你过完这既定的一生,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?”
 
    “杨大哥,我师父绝对是无心的,求你放过他吧。”李逍遥开口求情到,他师父现在的样子很虚弱,而且还在持续虚弱,搞不好会死的。
 
    杨威挥手取消了灭天火,酒剑仙终于松了口气,但这并不是结束,杨威对他们说:“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,要么加入我的麾下,我到你脱离这个世界的掌控,去见识一下其他的世界,要么你们留在这里等死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